法国经济史上被送上断头台的化学家

时间:2019-09-28 07:00:01 来源:广东热线 当前位置:小秀侃人间 > 教育 > 手机阅读

引言

1869年,俄罗斯化学家门捷列夫发表了元素周期表,这被认为是第一张元素周期表,至今正好150年。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2019年定为“国际化学元素周期表年”。元素周期表的意义远远超出了化学领域本身,体现了科学规律的本质。

法国经济史上被送上断头台的化学家

元素周期表

不过,元素周期表真正的起源是值得商榷的,正如《科学》杂志在纪念元素周期表诞生150周年的特刊中所说的,“我们不应因元素周期表表面的简洁,而忽略了其背后众多科学家艰苦奋斗的过程。”在追踪起源的故事中,拉瓦锡可能是众多科学家中最重要的角色。早在1789年,他就发表了包含33个元素的周期表。

拉瓦锡之死

拉瓦锡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化学家,年仅25岁就成为法兰西科学院院士。身处那样一个激进的年代,树欲静而风不止,当大革命的风暴来临时,愈是大树就愈发招风。在博取科学荣誉方面曾经受到过拉瓦锡批评的人借着这个时机,振臂高呼“打倒这个人民公敌的伪学者”。

1794年5月7日,法国革命法庭开庭审判,法官全然不顾学术界的请愿,宣称“La république n’a pas besoin de savants ni de chimistes”(共和国不需要科学家或化学家),判处拉瓦锡等28人死刑,并在24小时内立即执行。

法国经济史上被送上断头台的化学家

拉瓦锡上断头台

传说,这位伟大的化学家在临刑之前做了最后一个实验:与刽子手约定,在头被看下来之后尽量多眨眼,以此来确定砍下来的头是否还有知觉——拉瓦锡一共眨了11次眼。着名数学家拉格朗日为此痛心疾首:“他们可以一眨眼就把他的脑袋砍下来,但他那样的脑袋一百年也再长不出一个来了。

死因:包税官

导致拉瓦锡被处死的原因,既不是公报私仇的左拉(前述那位振臂高呼者),也不是落井下石的同行(同是化学家和院士的佛克洛伊被认为扮演了这种不光彩的角色),化学家的身份更不至于成为革命的对象。真正的原因在于他的另一个身份——包税官。

1768年对拉瓦锡来说可谓名利双收。他先是成为法兰西科学院院士,又入股当时法国负责征税的机构Fermegénérale(包税总公司)。着名的巴黎城墙就是该机构建造的,长240000米,高6米,共60个关卡。巴黎城墙不是为了防御外敌,而是用来对进入巴黎的货物强制征税。这道城墙的税收功能使得它非常不得人心,用来征收的盐和用于征税的墙,共同成了引发法国大革命的导火索之一。

法国经济史上被送上断头台的化学家

巴黎城墙

这就成了马拉指控拉瓦锡的罪名:“法兰西公民们,我向你们揭露大骗子拉瓦锡先生......当代最大的阴谋家。这个年进40000磅的绅士为了收税,竟然耗用我们贫苦人民三千三百万银两修建城墙,把巴黎变成空气不通的牢城。”1793年11月,包税总公司的28名成员全部被捕入狱。

大革命前的法国税制

包税制在欧洲由来已久,据说是由托密勒王朝发明的。托密勒王朝是希腊人在埃及建立的王国,最后一任国王就是着名的埃及艳后克利奥帕特拉七世。包税制最大的好处就是无需建立庞大的官僚体系就可以获得税收。

从中世纪后期起,包税制在欧洲大范围施行,到了16世纪已经成为各国主要的征收模式。在法国,从13世纪到大革命时期,间接税几乎完全采用包税制。在路易十四时期,财政部长科尔伯特于1680年把原来分散而零碎的包税制改成了一个几乎无所不包的Fermegénérale。因此,Fermegénérale的包税官们往往能够迅速积累巨额财富。

到18世纪末,Fermegénérale等包税机构已经成为社会不平等的象征,人们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到包税机构和包税官的身上——实际上,这源于税收制度的复杂性。于是当大革命的风暴席卷法兰西,Fermegénérale的28名成员被送上了断头台,其中就包括拉瓦锡。拉瓦锡的妻子也是一位包税官的女儿,她有幸在这场灾难中保全了性命。

“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死亡和税收之外,没有什么是确定无疑的。”富兰克林的话充分揭示了现代国家里税收的地位。对拉瓦锡来说,税收曾经给他带来了巨大的财富,让他可以心无旁鹭地从事科学研究,而且实际上他也是一位热心于社会公益的人士;而在那个极端的年代,命运又恰恰跟他开了一个不恰当的玩笑,作为包税官登上断头台并不稀奇,但拉瓦锡与其他包税官的区别在于,他把收入大部分用于装备欧洲最好的实验室。在狂热的革命机器转动起来的时候,一切都可能失去控制,人人都难免会成为牺牲品。

教育本月排行

教育精选